免费咨询热线: 03 9001 1318 Henry Carus + Associates Phone

HCA 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团队

在澳洲及国际领域均拥有广泛的保险及医疗行业经验

Henry Carus + Associates Team

常见疑问

Henry Carus + Associates律师事务所确保,您对我们的服务和法律程序的相关问题,都会提前得到解答。这样一来,就没有任何“未知数”,您可以放心地与我们合作,为您的案件取得最好的结果。

以下是一些客户常见问题。如果您对我们的服务或者您的合法权利有任何疑问,欢迎致电(03) 9001 1318与我们取得联系,或填写上述表格联络我们。

我如何确认自己是否受到“严重伤害”?

客户经常问我们,他们是否受到“严重伤害”。法官通过审案,不断对此定义进行补充,维多利亚州上诉法院最近的一项判决依据,有助于伤者更容易理解“严重伤害”这个概念。

在Hayden(2010)一案中,法院重点关注受伤者所承受的疼痛程度,以及这种疼痛如何影响了一个人的生活。疼痛本身成为法院判定伤者是否遭受“严重伤害”的依据。

我们努力让您更容易理解人身伤害赔偿法的方方面面,因为我们发现受伤者越了解法律条款,我们就越能取得最好的结果。

你们的服务费用是多少?

我们的所有工作都是在“不赢不收费”的基础上完成的,我们承诺在您胜诉之前,您不用支付任何费用。我们承接案件时,就会向您提供一份费用协议,除此以外,在索赔的过程中,我们定期向您提供已产生律师费的更新,确保您能明确估计胜诉后需要支付的律师费总额。在结案之前,我们会向您详细说明您需要支付律师费的金额,确保您对最终的结果感到满意。

 “不赢不收费”是如何运作的?

“不赢不收费”这一政策旨在帮助那些没有经济来源,无法支付索赔过程中所产生的律师费,或不胜诉就无法承担律师费的伤者。该政策让每位在澳大利亚受伤的伤者,都能获得法律代理,而无需担心诉讼费。

如果我胜诉了,需要支付哪些方面的费用?

如果您胜诉了,您可能需要支付律师费,包括“胜诉费”。胜诉费通常按照最终律师费(其他各类杂费不收取胜诉费)的百分比收取。

我的律师费是否按照赔偿金额的比例来支付?

不需要。许多其他律师事务所都会按照百分比报价,例如,如果他们帮您胜诉,将收取您赔偿金的25% ---- 但这是不对的。在澳大利亚,我们只能因提供的服务(我们的工作)得到报酬,以及由于我们所承担的风险和延迟收款,我们会收取提升费用。我们的“费用协议”简单易懂的对相关内容进行了解释。

 “不收费不赢”协议中的“提升费用”是什么?

这是一项只有在赢得官司的情况下才需要支付的额外费用。该费用按照应付律师费的百分比计算,我们需要为您估算该金额。提升费用不能超过应付律师费的25%,并将在费用协议中明确标明。

 “不赢不收费”是否适用于所有索赔案件?

Henry Carus + Associates律师事务所对人身伤害赔偿法相关的所有领域提供“不赢不收费”的政策,具体包括以下方面:

交通事故 (TAC) — 汽车、卡车、摩托车、自行车、行人;工伤事故;公共责任事故 — 在公共场所滑倒、绊倒和摔倒;医疗过失和产妇、新生儿伤害事故;保险索赔;以及缺陷产品致伤。

如果没有胜诉,我是否需要支付任何费用?

不需要。即使没有胜诉,许多律师事务所仍然让伤者支付已经产生的杂费。我们不这样做。

我在“不赢不收费”协议中的责任是什么?

在与Henry Carus + Associates律师事务所签订的“不赢不收费”协议中,您需要做到以下几点:

-对索赔的每一个细节都要诚实。

-与我们合作。我们是来帮助您的。

-在您的索赔过程中,我们将为您提供法律建议。我们希望您能听取我们的建议,并相信,我们的建议是在您最佳利益基础上提出的。

-与HCA律师事务所的人身伤害律师,保持关系紧密合作,直到您的索赔案件胜诉为止。

你们与其他律师事务所有什么不同?

我们的律师事务所由Henry Carus领导,他独一无二的经验使我们的服务从业内脱颖而出。

首先,Henry Carus此前是纽约市的出庭律师,他懂得在法庭上胜诉的制胜关键。在维多利亚州,只有出庭大律师才能获得这种经验。因此,其他公司必须向大律师咨询,然而大律师却不了解客户。

第二,Henry Carus在保险公司担任了多年的高级职务,这一经历和他在该职位上获得的声誉,使我们公司在进行索赔协商与和解阶段,能够与更高的决策层直接对话。

我有一些问题希望能够得到回答,以确认我是否可以索赔。我是否可以获得免费咨询?

是的。我们乐意为您提供免费咨询,而且很多时候,一个免费的首次咨询,能够解决伤者所有的疑问。

你们的办公地址是哪里?

我们有七个交通便利的办公地点 — 墨尔本市中心(CBD)、Altona、Box Hill、Brighton、Malvern East(Chadstone)、Dandenong和Sunshine。

我受伤住院了。你们可以来拜访我吗?

是的。我们乐意去医院、康复中心和您家里拜访您。

英语是我的第二语言。你们能帮我了解获得赔偿需要什么吗?

我们有既能讲普通话又能讲粤语的人优秀员工。我们还可以安排任何所需语言的专业口译员协助您。

最新法律文章

成功案例分享 – 公共场所意外事故

我们的客户Ms Jan,下班后,去约定的地方等先生来载她。从公司到约定地点,需要穿过路旁的绿化带,因为没有人行道,Ms Jan还需要穿过外卖店的车道。当她走过车道旁的一个雨水井的时候...

阅读更多

案例分析—-非澳大利亚常住居民发生交通意外事故

澳大利亚旅游业发达,由于气候与中国相反,飞行距离适中,已经成为中国游客的首选旅行目的地。如果旅行游玩时在当地发生交通意外事故受伤,游客该怎么办?会欠下巨额医疗费,带着...

阅读更多

不安全的手工操作或工作方法案例分析

上期,小编为读者介绍了Hazardous Manual Handling的基本知识,简称HMH,即不安全的手工操作或工作方法。为帮助读者更好的理解这一法律定义,小编今天带来几个案例分析,读者可以猜猜这些案...

阅读更多

按此阅读更多文章

最新成功案例分享 - 周女士的索赔案

Sharon 在康复中心出院后就联系了我们办公室。 她过马路时被车撞到,导致十分严重的伤势。 她非常担心自己作为中医师的工作能力及未来。 我们向她解释了TAC机构是如何操作的, 并告知她一开始TAC 会帮助她, 但是之后进行普通法索赔时, TAC可能会将事故责任推到她身上。 她对这个机构如此前后不一的态度感到非常惊讶,并决定全权委托我们公司帮她处理有关事宜。 我们立即对她的事故进行调查,并在短时间内获得一位重要的独立证人的口供 – 我们知道TAC 也会这么做。那位证人非常支持我们的客户,几乎把所有的事故责任都归咎到撞到她的司机身上。 数年后,她的普通法赔偿到了结案阶段,正如意料,TAC 想要狡辩肇事司机并未犯任何错误,而且完全无视独立证人的存在。 于是,我们向TAC举证了我们所获得的独立证人的口供证词。 直到那时,也只是在那时,TAC才承认它的司机需要负事故大部分的责任。正是由于我们的经验、努力及耐心,我们公司才能为Sharon取得一笔非常可观的赔偿。她致信我们表达她的感激之情:

 

为了获得正义,在众多经验丰厚的律师中,我们找到了一位比其他律师更优秀的人选-—那就是您,Henry Carus先生,来作为我们的代理律师。您凭借着专业的法律经验,踏实的工作态度与智慧,还有您所带领的团队的尽职与专业,解决了各种各样的困难,赢得了官司,为我们获得了公正,以及一笔非常可观的赔偿金,我深感欣慰。而且您的收费也非常合理。总之,我认为您是一位优秀合格的资深律师。我已经告诉了朋友家人我的经历,与他们分享我索赔成功的喜悦。

sharon
了解您的权利

以下为一些我们可以协助的索赔类别:

索赔申请

索赔申请

公共责任事故

公共责任事故

工伤事故

工伤事故

交通/道路事故

交通/道路事故

人身伤害

人身伤害

滑倒&摔倒事故

滑倒&摔倒事故

医疗事故索赔

医疗事故索赔

生产医疗事故/

生产医疗事故/

养老金索赔

养老金索赔

保险索赔

保险索赔

缺陷产品索赔

缺陷产品索赔